看到新版《数学大师》,想起旧版《数学精英》

 

      昨晚在图书馆还看到有一本《哲人石》丛书去年的新书《数学大师:从芝诺到庞加莱》(ISBN 7-5428-3430-4),作者为E.T.贝尔,就是以前商务印书馆出版过的《数学精英》(ISBN 7-100-00780-1)一书。这次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把版权买下重新出版(译本还是和商务的一样)。

      5年前,我还写过一篇有关的文章,那时候“读书生活”网站有一个“每周一书”的接龙活动,就是为那个活动写的,今天找到这篇旧文,贴在后面。

 

——————————————————————————–
每周一书第十七棒——《瞧!这些天才们》

bookmanrivers 于 2001年7月19日 18:17:07 发表在:读书生活

      欧几里得、阿基米德、费马、牛顿、欧拉、高斯、康托尔…… 
      除了用“天才”称呼他们以外我想不出更好的词。数学是代表人类最高智慧的一门学科,所以我觉得历史上伟大的数学家只能用“天才们”来称呼。 

      我今天推荐的是几本书(这可能违反了接龙一次推荐一本书的规则,但我的阅读习惯是将一些相关的书放在一起看,我觉得这样可以更全面地了解你想要了解的),都是关于数学史的一些通俗读物——千万别怕! 
      可能许多朋友会觉得和数学有关的这类通俗读物申奥难懂,我这里有一个秘诀,先不告诉你们,嘿嘿——想知道的请回贴。

      《费马大定律——一个困惑了世间智者358年的谜》这本书很有名,大概是我国1998年最畅销的科普读物,主要描写安德鲁·怀尔斯证明费马大定律的艰辛过程,期间穿插大量数学史上的一些相关事件。巧合的是安德鲁·怀尔斯最早对费马大定律的兴趣来自E·T·贝尔《数学精英》中关于费马的那一章节。 
      历来,在一般人看来数学是一门枯燥的学问,数学家是一群乏趣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但看了《数学精英》这本书以后你会改变这种观点,你会发现“数学家也和常人一样有着世俗的欲望和追求,经历着常人的喜悦和苦恼”。 
      数学是最美丽的科学,完全由人类智慧凭空构建出来的一个庞大体系(当然也有人认为是人类发现而不是发明这个体系),想想这个,就够让人神往了。 
      数学家中,什么样的人都有——性格孤僻的、热情奔放的、独来独往的、喜欢助人的、一生穷困潦倒的、家财万贯的、业余的、专业的、短命的、长寿的、终生不结婚的、一生有过五个老婆的……甚至法国大革命期间就有许多数学家直接参与“肮脏的政治”。 
      《天才引导的历程》书名就直接地称呼数学家为“天才”,“这是一部为数学写史,为数学家立传的书,只需具备高中数学知识,即可毫无困难地追随天才引导的历程。” 
      保罗·埃尔德什是一个终生没有结婚的“当代罕有的数学奇才”,但他却不会自己系鞋带,那谁替他系鞋带呢?看了《数字情种——埃尔德什传》你就知道了。

      我感兴趣的是不同的几本书对同一个人的描述: 
      欧拉是一位多产的数学家,一生叙作颇丰。“他计算毫不费力,就象人呼吸、或者鹰在风中保持平衡一样。” 
      关于欧拉的工作: 
      “欧拉是几个能在任何地方、任何条件下工作的大数学家中的一个。他非常喜欢孩子(他自己有十三个孩子,除了五个以外,其余的都在幼年时夭折),他常常怀抱着一个婴儿写作他的论文,同时稍大一点的孩子们在他周围嬉戏着。” 
      写到欧拉的死: 
      “欧拉直到他临终的那一刻仍然神志清醒、思想敏捷,他享年七十七岁,于1783年9月18日去世。那天下午他以计算气球上升的规律消遣——象通常一样,在他的石板上计算,然后他和莱克塞尔及家人一起吃晚饭。‘赫谢耳的行星’(天王星)是新近发现的,欧拉略述了对它的轨道的计算。过了一会儿,他让把他的孙子带进来。在与孩子玩和喝茶的时候,欧拉突然中风。烟斗从他的手里掉了下来,他说了一句‘我死了,’‘欧拉终止了生命和计算。’”(以上均引自《数学精英》) 
      在《数字情种——埃尔德什传》中有关于欧拉伟大成果的一段描述: 
      “如果数学的成功是用揭示貌似无关的概念之间的深层联系来衡量的话,那么欧拉应该拿头奖。欧拉注意到e的πi次方加上1等于0,这样,他大笔一挥就将π,e,i(虚数,-1的平方根)和最基本的数字0和1联系在一起,这恐怕是数学中最精炼和最著名的公式了。请注意欧拉公式 eπi+1=0 表现形式上是多么的美,多么的简洁,它不仅充满了数学的美感,而且还富有神秘的魅力。” 
      至于《天才引导的历程》中,总计12章中有2章的篇幅是写欧拉的……

      还是大家自己看吧——《数学精英》(E·T·贝尔,商务印书馆,1991,ISBN 7-100-00780-1)、《天才引导的历程》(威廉·邓纳普,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94,ISBN 7-5001-0286-0)、《费马大定律——一个困惑了世间智者358年的谜》(西蒙·辛格,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ISBN 7-5327-2141-8)、《数字情种——埃尔德什传》(保罗·霍夫曼,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0,ISBN 7-5428-2373-6)。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书中自有XXX】.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看到新版《数学大师》,想起旧版《数学精英》

  1. Rain says:

    埃尔德什传先看的电子版,费马前两天才看感觉还是那本《确定性的丧失》要好一些,湖南科技第一推动里面的

  2. Bookman Rivers says:

    M·克莱因的《确定性的丧失》确实写得不错。不过他在国内更著名的是《古今数学思想》1-4册(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年出过买下版权后的新版)。上海教育出版社去年还出版过他主编的一本《现代世界中的数学》(ISBN 7-5320-9693-9),这是一本从《科学美国人》杂志上有关专栏中选编出来的一本挺有意思的读本。

  3. Rosa says:

    一直都好崇拜数学好的人啊~

  4. Bookman Rivers says:

    数学学好了对很多事情有极大帮助,至少花这时间不冤枉。我现在总是劝告同事,让他们在子女学习上抓好这几件事:1、学好数学;2、多看有意义的课外书;3、多看动画片等他们子女喜欢的碟(看英文字幕、听英文发音。至于钢琴、绘画之类的,有兴趣就尽管去折腾,但千万别去逼孩子们 “考级”、“拿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