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遥远的前辈们

 
      这几天,有关《新京报》的人事变动的事情闹得动静很大,说到底,和大气候有关。
      说到这几天的《新京报》的事情,至少让我想起两位前辈。
 
      一是邵飘萍,和北洋政府时期的《京报》密切相关,最后死于张作霖之屠刀。而张氏父子,说他们是近百年的历史罪人一点都不为过,尤其是那个花花儿子……
      另外一位则是最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储安平,那位以 “一场烂污” 和 “D天下” 来高度概括1949年前后两执政党的高人。储先生曾经是《光明日报》的主编,而该报恰恰和最近的事情息息相关。
 
      客观地说,和1949年前相比,甚至是和100年前的满清王朝相比,在言论、结社、新闻出版自由上,现在的状况都是个可耻的倒退。
      不乐观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迷人的乱世】.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那些遥远的前辈们

  1. Johnny says:

    嗯。同意。80年代曾现过一丝曙光。可惜……

  2. Bookman Rivers says:

    是啊,80年代只能留在心底里了,那种全民族的灵光一现,不知道要到何时才会重逢……

  3. l says:

    全体罢工了,这动静确实很大

  4. Bookman Rivers says:

    是啊,动静很大。安替的 BLOG 暂时上不去,但愿不是被GFW了……转贴从RSS上拷贝的今日安替写的日志:=================================《向理想主义者致敬,也宽容现实的选择》 今天新京报正常出版,116版。新闻不仅仅是理想,也是现实的饭碗。我没有资格指责任何普通的记者编辑选择现实,但我至少对选择新闻理想的人表示我的最高敬意。 我觉得今天这期新京报是特别值得收集的,你可以看到如此重大新闻史事件的蛛丝马迹。这是一期要载入未来中国新闻自由史教材的报纸,到时候,中国最优秀的新闻学子都必须回顾这一篇章。 我们今天至少能欣赏理想主义的体现之一:智慧。请看A32气象新闻版的这张城市表情照片。永安路106号就是新京报的报社地址。时间:昨天,12月29日。事件:头鸟带领着群鸟飞过高空,天空虽然不是很晴朗,但它们依然会载着心中的目标飞向远方。 回头对选择现实的朋友说几句。没人指责你们。只是说,我们这些人是记者,记者以倾听和记录历史脉搏为我们的最高使命,我们的优秀《京报》前辈可以为这个理想去死。你们选择了现实,但你们错过了历史。 每个人的历史都是自己写的。很多年之后,有些人可以自豪地说,那天,我没有屈服。有些人只能一次次地回避自己曾经也在现场。 工作机会很多,但历史时刻数年才会一次。理想者要远行,他们以后一路受到欢迎。你们选择现实的人,多保重,路还很长。在我们这个新闻行当,声誉远比职位要重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