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聚书的一些回忆与想法——兼答“纯正的乱风”

      网友“纯正的乱风”在我的一篇日志中向我提出一些有关藏书的问题(这些问题将在本文的结尾处回答)。我其实更加愿意用“聚书”一词。但这里为了行文方便,我会两个词混用。
      以前也常常有网上网下的朋友问起我这方面的问题,印象中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你买这么多的书,看得完吗?” 

 
      顺大便说一下:我家里拥有的藏书,目前大约不到7000册,离“家有万卷”还有不小的距离。这个数目,和不买书或者很少买书的人比起来,是个庞大的数目——要知道,大部分人家里的书,包括课本在内,很可能不会到100册。而7000册书,得用差不多十个顶天立地的大书架分里外两层去装。但和那些动辄数万数十万的藏书大佬比起来,根本就是不入流的,根本没资格可以和他们交谈。
 
      聚书贯串了我求学至今的大部分时间,给我带来不少欢乐,当然同时也带来很多烦恼。
      我至今为止的读书生活中,一直以来都避免去死读书——书呆子是一种可怕的形象,尽管有很多不了解我的人是这样看待我的。我总是希望身体力行一种知行合一的观念,说得具体点,就是一种百科全书式的博学和工匠传统的完美结合,当然,这显然是痴人做梦。
      然而,没有梦想的人生,还能说是完整的人生吗?
 
      我一直想写点什么,作为一种回忆、思考和回答。今天既然有这么个由头,就写点什么吧,权当一篇日志。还有另外一个由头:今天一位网友决定送我一本我一直希望拥有的书。

 

 
 
 
一、关于聚书的回忆
 
 
(一)前传——高中毕业前的岁月
 
      我从小学时候开始就有把零花钱用来买书的习惯,逛书店和图书馆的习惯也是那时候养成的。一个可能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孤独,我妹妹比我小整整六岁。我上大学了,她还在小学念书,我们兄妹俩人的交流一直到她高中毕业以后才多起来,而那是差不多二十年后的事情了。所以,某种程度上,我小时候和独生子女有些类似。
 
      最早的时候,买的书多数是连环画一类的,可惜那些小人书至今荡然无存。
      当然那些书,除了对自己有意义以外,在使用价值上是不足道的,收藏价值上也并不高——尽管后来的收藏市场上,连环画一度被炒得很高,但那毕竟是炒作,和任何投机生意类似,有相当的泡沫成分在。而且还要求连环画保存完好,用藏书术语来表达,就是要求“十成品相”;还有只有根据程十发之类的名画家的手绘稿印制的连环画,才能卖高价。
 
      我是1975年进小学读书,那时候的出版物,和所有其它物资一样,相当匮乏。
      我的父母,虽然算是知识分子(他们都是5年制的大学医科毕业生),并没有太多的文史哲方面的修养和爱好,所以,除了我父亲对我的数理化教育(在小学,也就是数学)的重视外,其它方面的教育能力,他们实在是有限。
      当然,我很感激我父亲,他对我的一切合理的兴趣爱好,总是在他力所能力的范围内,给我创造出尽管简陋、但和同期其他同学相比是很奢侈的环境。
      所以,那时候我还是有条件买些少得可怜的课外书。
 
      到了1978年,那时候有个全国科学大会召开,会后向全国人民发出号召:“向科学进军!”
      然后一下子,科普读物多起来了,相应的,适合少儿的科普读物也多起来了,记得那时候我爸爸给我买的就有许多是那方面的读物。虽然回忆起来里面尽是些“劳动产生人”、“钻木取火”等的图解描述之类的内容。
 
      同样是那一阵子,文艺界也复苏了,大量的外国文学名著重新解冻了,时不时有排长队都买外国文学名著的事情——这些情境,现在只能在网络上找那些当年的回忆文章来重温了。
      只不过,那时我还在小学,没能有幸接触到那些书。接触到的还只是少儿读物,在北京工作、生活的我大伯时断时续地给我邮寄来一些《儿童文学》等杂志,很多时候往往是年终时候随挂历一起邮寄过来的——很难想象,那时候挂历还是一件很拿得出手的礼物,呵呵。
      那时候的《儿童文学》杂志也免不了带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记得有一篇小说描述苏修特务,提到一个特务的名字叫做“伊凡诺夫”,在文中被起了个外号叫“一碗豆腐”。
 
      上初中后,开始买些《唐诗三百首》之类的书。还有就是大量的无线电书籍、资料,因为那时候疯狂地迷恋于无线电技术——这也许是我后来爱好电脑硬件技术的肇始渊源吧。
      在初中时候,我妈妈一位同事的儿子,对我的读书、聚书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
      那时候,节假日我几乎都是泡在他家里,因为大我几岁的他,家里拥有不少藏书。尽管现在看来有些简陋,但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不蒂于发现了宝藏。他家里有古今中外的很多名著,尽管很多是少儿版。印象中四大名著、国外的很多童话,比如安徒生、格林兄弟等的作品,都还是在他家里的书房里阅读的。
 
      到了高中,阅读面更加广了,而且除了可以去学校图书馆外、还可以去当时所生活的那个县城的县图书馆借书。新华书店里可供选择的书也更加多了,但可惜那时候没有遇到好老师的指点,胡乱买书、读书,居然感觉没有特别深刻印象的书留下来。
      倒是高三那年,同班同学买的一本《大学语文》,华东师范大学徐中玉教授主编的教材,在我们同学中传阅一时,感觉里面所选的古今中外的文章很有意思。
 
 
(二)起步——大学阶段和工作初期
 
      终于,不算太辛苦的高考结束了,1986年秋季,我进大学读书了。
      一进大学,就有一位李四光的学生,系里的老教授,在和我们新生见面座谈时候,告诉我们:大学里,要学会旷课,不是旷课去玩,而是泡图书馆,当然,目的是,要学会学习——学会自学是大学的最重要的目的。
      真是平地一声惊雷啊!足以颠覆我以前所受的正统教育而形成的观念,我至今庆幸一进大学就得到这种有益教诲。
 
      然后就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看书、买书的狂热了。
      大学四年,我换了4本借书证(那时候每本借的书都是记录在借书证上的),大致借阅了一千册书,几乎平均每天看一册书。
      至于买书,进学校第一天,就碰上学校里开学的书展,就买了好几本。后来慢慢地买得多了,居然也开始自己刻一枚藏书印章,敲在买来的书的扉页上,有时候还兴致所至写上几句有关的话。这可以算是最早的藏书意识了吧,现在看来是够可笑的。
 
      那时候,其实还是不懂什么是好书,随便乱看的唯一好处,是扩大了知识面。那时候大学图书馆的角角落落,能到的,差不多都被我跑过了,甚至不能到的闭架书库,居然也有一次被我从消防楼梯里进去过。
 
      中文书籍,感兴趣的书,都尽可能地借来翻看。但回想起来,很遗憾,看的书中垃圾居多,所以浪费不少时间——那些时间用来谈恋爱岂不是更好吗?
 
      外文书刊好些,因为本身在引进时候就已经替我们挑选过一遍了。就好比那时候的译制片,我们一般都会感觉质量不错。
      在大学里第一次看到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学校图书馆里有早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收藏。在外文书籍阅览室里,我甚至还翻阅了一遍当时较新版本的厚厚30几册的大美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Americana)。
      另外一个看书的好去处是系里的资料室,但那时候,我们本科生,少有机会去那里。
      除了自己的借书证以外,同学、甚至老师的借书证,有时候也被我派上用场。
 
      但那时候的最大遗憾是,在具体阅读上,没有人指导我该怎么看书、选书。所以,数量尽管繁多,但对我产生的效果却很有限。当然,那种海量的阅读,养成了我的阅读习惯——到现在,是每天都必需看点什么,才能入睡。
 
      大学四年级时候,才开始接触到几本关于书籍的书,特别是“五角丛书”中的两本书:《影响影响世界历史的16本书》、《袖珍西方名著手册》。那以后,才知道名著不光是指中外文学,从此又出现了一个豁然开朗的新天地。那以后,买书、看书,都渐渐有了精品意识,开始努力尽量看、买有真正价值的书。从那以后,才开始大量买《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一类的书。
      记得那时候在杭州庆春路盐桥那里,有一家新华书店要拆迁,每天放一批特价书出来卖,全是那些成套的商务汉译名著或者单行本。然后我们就天天骑车去那里买特价书。当然也闹过笑话:一位同学买了2本《论法的精神》的上册。但其实,后来自己聚书过程中这类笑话依然不断——都是买多看少害的。
 
      那时候常去的还有外文书店的内居书店。
      那时候,国家进行有组织的盗印境外版书刊,这件事一直晚至1993年加入国际版权公约组织才停止。这类书刊的盗印工作,由设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的四处机构负责,后来,这四处机构改成“世界图书出版公司”(ISBN 7-5062)的4个分支机构。而这类书刊的销售工作,则一般由各地外文书店的内居门市部负责,称作“内居书店”,就是只对内地居民开放的意思。当时我们一般把这类书刊称之为“海盗本”。
      开始时候买的“海盗本”,以外语学习类图书和外国古典文学名著为主,记得主要是美国的 BANTAM CLASSIC 和英国企鹅版、牛津版的名著。当然同期也开始买些当时最常见的外文原版书,也是美国的 BANTAM CLASSIC 为主。
      到工作以后买的“海盗本”面就更广些,包括像当时最新的托尼·莫里森的《最蓝的眼睛》一类的书。甚至买过《大自然的分形几何》一类的数学专著(这本书其实很有意思,当然,是后来看中文版得出的结论,哈哈)。
 
      大学毕业前,写论文的时候,我去了南京、上海等地收集资料,顺便又买了一些书,加上上学时候买的书,已经开始小有规模了。记得毕业前夕,还请在书店工作的两位朋友(当时他们是一对恋人)来帮我把那些书籍打了10多个纸包,还动用了我一个亲戚的面包车,把那些书拉回父母家。
 
      1990年参加工作以后,依然保持着这种买书、看书的习惯。那时候开始慢慢有了初步的关于藏书的概念了。
      但那时候的理解其实也是很粗浅,仅仅感觉要收藏经典的书,要成系统地收集。
      那时候收藏图书主要途径依然是书店购买,但已经开始比较留意特价书、旧书了。主要当然是因为囊中羞涩,而同期书价已经开始疯长了——作为例证,现在我买过很多那个年代(90年代初期)出版的旧书,花的价格居然不及当时的定价!
 
      工作初期的一次大规模采购,是我1991年夏天,单位组织去北京旅游,我一到那里就和同事分开。因为小时候在那里生活过一个月,而且1989年拖拉机进城前刚刚去过一次,所以我的重点是买书。逛了很多书店,尤其是一些出版社的门市部。最重要的收获是在商务印书馆门市部,而且,那里就在我大伯家很近的地方,所以去了好几次。最后打了6、7个大邮包,把那个夏天买的书邮寄回杭州。回到杭州后,还是自己骑三轮车去邮局领取——因为邮递员不肯送。
 
      此后,在上海等地又买不少书。到了90年代中期,我家里已经聚集了近2000多册的书籍,当然其中垃圾书籍依然不少。
   
(三)低谷——九十年代中后期
 
      到了1993年后,随着大环境的变化,我买书开始少了,忙于去赚钱了。此后相当一段时间,其实已经很少买书了,看书倒还是一直没有中断过,因为那时候我在一所中学里,除了上课,还兼管图书馆,还可以利用职务之便,买些自己想看的书。
 
      1996年,我去上海工作,那时候的主要精力放在改善自己的生存问题,因为那时候的教师收入实在太低,我已经在前一年跳槽了,去上海赚钱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开始时候,工作、住宿都在复旦大学附近,也常常去那附近买些书。但已经远没有先前那么疯狂了,只是因为家里的藏书都在杭州郊区父母家,在上海家里一点书都没有,这无法让人忍受,所以买那些书,主要还是为了自己平时看。
 
      那时候发生了一件灾难性事件:父母家在搬家时候,丢失了好几个大纸箱的书,大概有数百册。主要原因当然是我不在场的缘故,还有就是搬家时候中转了好几个地方。开始我还不知道,过了很久我春节回去过节的时候,仔细整理时候,才发现,很多书,已经不翼而飞了!
      当确信这一切无法挽回的时候,我如五雷轰顶。
      但又能怎么样呢?不管怎么说,总是不能去怪父母的,倒是要怪我自己,在父母搬家时候,不但没能帮上忙,还因为这大堆的书籍,给他们带来很多麻烦——要知道,书可是很重的玩意啊!
      伤心归伤心,生活还是要继续。
 
      到后来,在上海也慢慢有些书了,但那个时候忙于工作,居然极少去文庙买旧书(可能是那个时候对旧书的兴趣还没有被完全激发出来)。
      一直到2000年,我才开始频繁地光顾文庙买旧书,以及市区其它大大小小的旧书店。当然,新书依然在买。
 
      现在回想起来,90年代中后期,是旧书业的黄金时代。那时候,上海的大批国营企业相继破产,那些企业在那时候都有大大小小的图书馆,那些书也就流散到社会上来了。在上海,最主要的去处,当然是文庙。北京的情况相比也类似。
      而且,那时候的社会风潮还是以读书无用论为主,所以,对这些故纸堆感兴趣的人不算多,所以旧书的价格很便宜,数量和种类也是惊人的多。
      可惜的是,我却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80年代末就开始聚书,那段最好的藏书的黄金时期却与我擦肩而过。
     
 
(四)大跃进——世纪之交至今
 
      当然,2000年也还不算太晚,因为那时候网络旧书业还没有开始。所以,2001-2002年,还是买了不少书。同期已经回到杭州了,那时又在大学附近的许多书店买了不少新书。
 
      到了2002年开始,网络上卖旧书的开始起步了,直至目前的一片鱼龙混杂的壮观、鼎盛状态。比如最大的网络旧书网站孔夫子的人气超乎想象——同时,旧书的价格也扶摇直上,直逼新书,很多甚至远远高于新书的价格(当然那些是主要是收藏者众的图书)。
 
      2002-2004年是我在网络上买旧书较多的一段时间,那时候的旧书,数量还算多,价格也还算公道。所以通过网络也买了不少,初期主要是从网友“史眼镜”那里买,后来他那里不卖了,就转到孔夫子旧书网去买。买到不少以前没买到、甚至根本不知道曾经出版过的的书。
 
      在2001年下半年开始,还发现了一个新的买书渠道:浙江图书馆的周末书市和杭州众多的夜市地摊——可惜现在的周末书市动辄因为下雨停摆,而夜市的旧书买卖几乎被取缔完了。
      周末书市里面,大约三分之二的摊位是卖打折新书,当然混杂大量盗版书,剩下的三分之一书摊,则是卖旧书的,这也是我这几年主要的聚书源泉(旧书部分)之一。
      到后来,和那些摊主混熟了,甚至上他们家里去用蛇皮袋、纸箱成批地拉回来,简直像个收破烂的了,呵呵。
 
      这段时间的一个很大特点是买新书的数量明显少了很多。最大的原因是新书的质量越来越差,让人提不起购买欲。新书更多的是去图书馆借阅,而不想收藏了。
 
      统计下来,这段时间收集到的图书,已经占到目前全部近七千册的一半多,说是大跃进实在是不为过。
 
 
      如果从1986年进大学开始算起,聚书也有接近20年的时间了,其间辛酸,无法全部用语言来描述,只能是只言片语的平淡回忆而已。
 
      回想起来,自己真正感到有些进入状态,也才没有几年。和现在的年龄比我小很多的朋友相比,他们真是有福:有网络可以学习、交流、因而在学识上提高的速度很快,还通过网络聚书,聚书的成果也很快能够见效。
      比如文艺青年小卢,目前据说已经有近三千册的藏书了,可他的聚书,也就是这五六年内的事。
 
      至于聚书的乐趣,对不起,我没法也不必表达,你自己去做了就知道,不会去做的朋友,也没有办法切身体会。
      这种事情其实也是要有缘份的——要是命中注定会去做的,拦也拦不住;不会去做的,拉也没用。
      真有兴趣想知道的朋友,就去图书馆借本爱德华·纽顿的《聚书的乐趣》(ISBN:7-108-00563-8)看吧,这本书是三联书店《文化生活译丛》中的一本。
      顺便说一句,今天写这篇长文,还是想感谢一位网上的朋友ROSA,她因为喜欢《聚书的乐趣》,而在看到我前几天的一篇日志后,决定成全我多年来的一个愿望——重新拥有丢失的《我与兰登书屋》一书。
 
 
      聚书这件事,一句话,上了贼船,要下船可不易……
 
 
 
二、一些有关藏书的想法
      藏书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费时、费力、费钱,你得有相当的条件才行:
 
      学识自然不用说了,你得知道那些你要收集的书的种种相关知识,当然藏书能够使你真正能够体会到学无止境;
      体力也不能太差——书很重啊,你拎着大包小包的书穿越城市时候,你就会后悔身体锻炼的不够;
      钱包当然也不能太干瘪——尤其是现在新书、旧书一起涨价的年代;
      更加麻烦的是,你还得有地方去存放他们,这才是最奢侈之处,毕竟,现在房价(无论是买还是租,租就更加麻烦,你得随时把这些书搬来搬去的)那儿都是天价。
 
      每个藏过书的人,都会有一段交学费的时光。
      那就是开始的时候,你总会买不少垃圾书,然后才慢慢学会辨别。至于花高价买内容与价格不相称的书,自然也少不了。还有,人的贪婪总是会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你总是会贪图便宜买回你根本用不着的一些书。
 
      就我自己的经历,我总结出的一条教训就是: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则。聚书的范围、你愿意花费的代价,都得有个底线。毕竟人的学识、精力、财力都是有限的。
      最忌的就是漫无目的地去买书,要知道,你不是图书馆。
 
      但哪个聚书的人,又不是在梦想自己在家里坐拥书城——那其实就是一种家庭图书馆的感觉——呢?
 
      还想谈谈藏书、读书的目的,不同的人,藏书、读书的目的自然都不一定相同。
      先说藏书的目的,我的理解至少有这些:
      喜欢、爱好,所以去聚书;
      为了投资、增值,那就是和买卖古董类似的行为;
      为了替社会保存文化财富而收藏,那是高尚的人所从事的事;
      为了自己做研究,那其实是收集资料;
      错误地以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之类的话对每个人都适用,因此他就去藏书;
      ……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你不妨可以在我的日志里留言补充。
 
      读书的目的,升官发财当然是很多人的首选。
      通过读书找到美女帅哥也是很多人的愿望。甚至我还记得,高中时候,班主任要我们好好读书,考上大学,每个周末大学舞厅里美女帅哥如云(当然现在可能都跑到网络上去了)。还别说,这种说法,那时候对我们还真有很多的激励、督促作用啊,哈哈哈。
      只可惜,我到大学毕业时候还不会跳舞,枉称全球跳舞排名第一的综合性大学——那时候,我就读的大学因为有人跳贴面舞而被开除30余人,判刑1人,被 Voice of America 通报全球,故有此说;同时,那个年代,那所学校每个周末、校园的各个角落都是歌舞升平,极端地,连我这个当时不会跳舞的人,也负责筹办了一次在食堂举办的大型舞会——的毕业生。
 
 
      但我现在理解的读书目的,对于我自己而言,就是一种愉悦、一种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Q&A——兼答“纯正的乱风”及其它
      网友“纯正的乱风”在我上一篇日志中提到一些有关问题,一一回答如下:
 
   Q:您在这里介绍的书是不是您书房里的藏品啊?
   A:有些是,有些不是。
      不是的部分,一些是我希望拥有的;一些是从图书馆借来看的;还有一些则仅仅是为了说明有关事情而作为参考资料列出供大家参考的。
 
   Q:“1986-1990年间,在上大学”是该叫你GG还是JJ呢?
   A:这篇文章的前面部分已经间接地提到了我的性别。
 
   Q:还有淘书怎么个淘法?
   A:去书店买——北京有中国书店专营旧书;去地摊买——北京有潘家园、报国寺;上网络买——我推荐的旧书网站有“孔夫子旧书网”、“布衣书局”和“天涯书局”,其中“布衣书局”在北京还有实体书店,“纯正的乱风”可以直接上门去看看。
 
   Q:你说得书 我只会去新华书店里买 是不是买书藏书也是过时不侯的啊
   A:很多时候你确实会觉得过时不候,但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Q:现在的图书一个贵 一个真很少让我有购买的欲望
   A:贵不是理由,用得着的书,喜欢的书,只要你买得起,就买吧;用不着的书,不喜欢的书,再便宜也别买,不过要是倒贴你钱,你倒不妨可以考虑一下。
      很少有欲望,一部分是因为现在的书质量太差、太粗制滥造,一部分是因为你还真正没有找到你喜欢的书。
 
   Q:还有就是太烦杂 有的时候去书店 只会看花眼挑花眼 就是不知道该买哪一本 很多书只想在那边看看 而没有带回家的欲望
   A:大型综合性书店,不是一个真正买书的好去处,我只是在其他地方找不到了,才去那些地方碰碰运气,或者有免费的购书券时候才去那些地方找自己需要的书。
 
   Q:现在买书 对我来说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A:活着也挺不容易,难道你就不活了?!
 
      还有一个很多人常常问起我的问题,就是本文开头提到过的:“你买这么多的书,看得完吗?”
 
      我的回答是:所有书,买来的时候我基本上都会翻阅一下,但最多只有十分之一(那对我也有700册了)的书会去仔细看,最多只有百分之一的书会去精读——真正读通确实有个百把本就不错了。
     
      那么其他那么多的书,我找回来干嘛呢?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用来作为参考资料备查——这类书占到我的藏书的相当大一部分。很多时候,书到用时方恨少,你想找个原文出处,没有一册在手,确实很不方便。有人会问:可以去图书馆借阅啊,但老实说,我们的图书馆,很多管理人员都是这副德行:对书有深仇大恨,以刁难读者为乐趣。所以,在代价不高而又有必要的情况下,还是拥有一本比较合适,再说图书馆的书也不能在上面做自己的批注。再还有一点,在目前的城市交通拥堵的大环境下,去一趟图书馆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还有一个重要的想法是:暂时替别人保管。因为很多书,在不合适的人手里,会被毁灭掉——比如当废纸卖了。而我觉得这书很多朋友可能会用到,就买下来暂时自己保管着,到合适的时候送给朋友。
      当然,在自己百年之后,这些书,要是自己的后代(如果有的话)中有喜欢的,还可以继续流传下去发挥作用,不喜欢的或者干脆自己没有后人,那就捐给能够让这些书派用场的合适的图书馆或者送给某人。
 
      另外还有一些想法,比如,满足一下内心深处阴暗的占有欲之类的。哈哈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聚书偶记】.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Responses to 关于聚书的一些回忆与想法——兼答“纯正的乱风”

  1. 远东 says:

    握手先。

  2. Grant says:

    谢谢 我很受教

  3. Bookman Rivers says:

    知无涯:同握手:)乱风:我的本意是提供一些教训,可惜,一不小心文章写得又臭又长,见笑了,呵呵。

  4. shuming says:

    总算在网络上找到一个志同道合者了,呵呵。我也是爱书人,可惜现在国外,没有条件聚书,做为补偿,一有时间我就疯狂看书,不敢说一天一本,至少也是三天一本,尽量先看精品。世界上我最尊敬的人是爱书的人!

  5. Bookman Rivers says:

    LastCoin:握手:)聚书只是相对的,有聚就有散。重要的是看书,看自己喜欢的书。再说,国外聚书条件未必差啊,要是在美国、英国,中文新、旧书应该还是不少的。至于外文书,那就是只要我们在国内的人羡慕的份了——又好又便宜,呵呵。

  6. shuming says:

    我在英国。在这里还能淘中文书?教教我,也许我可以尝试尝试。英文书好是好,可也不便宜,一百元以下的书很少,淘不起多少本我就破产了。我的blog有敏感内容和私人日记,所以不方便公开。这样对你不公平,希望你能理解和原谅。但我已经加你了,以后会不定期地上来看看的,呵呵。

  7. Bookman Rivers says:

    LastCoin:网络上的外文旧书很便宜啊。提供两篇文章供你参考:我爱去英国的旧书店http://www.china.com.cn/chinese/archive/292014.htm逛英伦书市有感http://www.china.com.cn/chinese/archive/285861.ht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