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ISBN-13”

      周六上午买的书中,有一本外文原版的,但不好算旧书,只能说是二手书吧,因为印刷日期是2005年9月,还是2个月前的书,我家里新书的出版日期也没那么近。
      这本书名为“Outwitting History : The Amazing Adventures of a Man Who Rescued a Million Yiddish Books”,讲述的是一个人抢救了上百万册意第绪语书的惊人故事。

      意第绪语是犹太人的古老语言,也是曾经被认为是死亡的语言。
      关于意第绪语,我只记得一件事情:犹太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艾·巴·辛格的作品都是用意第绪语写的,然后由亲友翻译成英文,译者中就有另外一名犹太人、也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刚刚去世不久的索尔·贝娄。

      对我而言,这本书是我家的藏书中第一本在版权页上印有“ISBN-13”号码的书。ISBN国际标准书号,以前就听说要从10位升到13位,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出版物的需要。我在那时候也粗略地去了解过有关的信息,但后来一直没再去留意。直到周六买到这本书,才发现版权页上已经印有“ISBN-13”号码了,当然,因为“ISBN-10”要到2007年1月1日才正式废止,所以现在的过渡阶段是两种书号并存,印刷在一起的。

 

      这次升位,对我们国家的出版物而言,算是继1987年那次由统一书号改为ISBN号以来的又一次重大改变。当然,这次改变,由于“ISBN-13”和“ISBN-10”兼容性以及电脑技术的发展,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只不过,图书领域有关环节:出版商、流通商、图书馆等的计算机软件系统需要做出相应的修改。

      有关“ISBN-13”的知识,请看香港公共图书馆的文章:“新13位国际标准书号”

      和“ISBN-10”相比,“ISBN-13”号码中的最后一位校验码只是0-9的数字,不再有字母X了。
      因为在“ISBN-10”中,检验算法的依据是除以11的余数,如果余数是10,校验码就是X。
      而“ISBN-13”的检验算法的依据是除以10的余数,和国际货品编码(EAN-13)完全相同,而国际货品编码(EAN-13)就是我们在超市买东西时候看到的那种印刷在物品包装上的条形码下部的13位编号。

      事实上,目前国内的出版物已经在封底的左下角印上了条形码,而条形码的上方是“ISBN-10”号码,下边则是EAN-13编码,也就是和以后的“ISBN-13”相同的编码。
      实际上,“ISBN-13”的编码就是一种国际货品编码(EAN-13)的特例,或者说它的子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聚书偶记】.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